分类 华宇代理 下的文章

  居民与舞者协商往往成骂战闹剧  因广场舞噪音引发纠纷频频上演

  □ 本报记者 赵丽

  在北方某个小城市生活的程建生,房子前后各有一个小广场,景色优美适合养生。也正因如此,手机的闹钟功能几乎从未使用。

  每天早上6点,楼前小广场准时响起“精忠报国”的音乐,接着响起阵阵有力的扇子声。用程建生的话来说,这是要给他打足一天好好工作的“鸡血”。

  几乎同一时间,楼后的小广场也不甘示弱地传来了中老年广播体操的音乐。

  到了傍晚时分,一群大妈则准时出现在程建生家楼前的空地上。她们伴着激情歌曲,动作一致地抬手转身。程建生很是反感:“她们剥夺了我安静看晚霞的权利。”

  即使是通过微信的语音功能,但程建生的苦恼与无奈还是顺着网络毫不掩饰地传递到记者耳中,“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广场舞困扰,但冲突起来对双方都有伤害”。

  同样遭遇广场舞烦恼的还有李晓娟。一年前,李晓娟辞职回家考研。然而,就在她焦头烂额地刷题时,广场舞激昂的音乐传了进来。

  起初,李晓娟试图交涉。她下楼和跳舞的大妈协商,希望对方能把音乐声音调小点,“她没正脸看我,说‘你把窗子关了不就小声了’。我当时就懵了,竟无语凝噎。然后看着她把声音调小,我也就算了,说了声‘谢谢’上楼回家”。

  没料想,第二天,广场舞的声音又回到了当初的音量。李晓娟又跑到楼下,“我和她们解释了原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们看了看我,没说话,音乐又关小了一点,于是我又上楼回家了”。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渐渐地,李晓娟都不想下楼了,直接在窗口向下喊,“声音要大到类似咆哮,因为不咆哮不带怒气,就会被直接无视”。

  “接下来,同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是精确回放。”李晓娟无奈地说,她后来烦了,戴上隔音耳麦关上窗子,但还是能听到广场舞的音乐声。

  一个多月后,居住在李晓娟楼下的邻居也“忍无可忍”,因为邻居的儿子上初三,需要安静学习。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用李晓娟的话来说,就是一场“居民区世纪大战之嘴炮斗”。

  “吵得面红耳赤,结果是接下来的几天没跳广场舞了。”李晓娟说,可是好景不长,几天之后,广场舞的音乐卷土重来,而且有更甚之势。

  这次,李晓娟决定再次单枪匹马前去理论。

  “你要么小点声,要么换地方,不然我报警了!”

  “你报什么?”

  “报警!”

  “你报吧,看谁敢抓我们。”

  随即,李晓娟报警。

  “在等民警来的时候,我被围攻,诸如‘你家不用电视啊’‘这也算吵’‘你搬家好了,搬别墅去’‘你不讲道理’‘对老人这样还报警,你没素质’等,不绝于耳。”李晓娟回忆说,“协警赶到后一直劝我,那几位大妈见状越战越勇。之后,我被暗示向那些大妈道歉,居委会和物业也被扯了进来。”

  按照李晓娟的想法,道歉可以,但底线不能动,所以表示“换个时间、换个位置或者声音小点都行”。

  “谁知道,我刚说完,她们那边就炸了,说‘我想啥时候跳就啥时候跳’‘换位置,摔倒你赔钱’等。”李晓娟说,最后只能不欢而散。

  程建生的遭遇几乎如出一辙。

  在小区空地跳广场舞的大妈认为,来提意见的程建生就是“砸场子”的。每次理论都是一番激烈交锋,双方互不相让,辱骂声、呼喊声夹杂在舞曲里,“简直就是一场闹剧”。最后,不欢而散,各自悻悻而走。

  “不堪入耳、不堪入目。”程建生不愿过多提起当时的场面,“都是有一定文化的人,这种事太丢人。”

  跳广场舞,不仅因噪音引发居民与跳舞者的冲突,因为场地有限,广场舞队伍之间还可能发生纠纷。

  在一条狭窄的街道上,两队来跳广场舞的大妈因为场地争执起来,双方各不相让,争吵得面红耳赤,甚至互相推搡,眼看就要动起手来。这样的情景,近年来并不鲜见。

  “都是当爷爷奶奶的人了,还在大街上因为这些小事大打出手。”曾经亲眼目睹此类纠纷的北京市民林峰西摇摇头说,“就不能体面地跳支舞吗?真是既可悲又可笑。大妈们有自身的问题,但这更加考验政府的管理智慧。”

  采访结束时,李晓娟给记者发来一条微信:难道资源有限,就要按“闹”分配?

  白宫记者晚宴明年不邀请笑星 特朗普乐了:我是不是得参加了?

  中国日报网11月21日 美国白宫每年4月举行记者晚宴,每次都会邀请喜剧演员进行脱口秀表演。但有报道称,晚宴举办方白宫记者协会日前宣布,明年不再安排笑星,转由历史学家当嘉宾。此消息一出,引起了特朗普要参加晚宴的兴趣。

  据法新社报道,白宫记者协会称,2019年的晚宴将打破传统,不邀请喜剧演员,而是改邀知名历史学家来担任主讲嘉宾。

  之所以会做出此决定,是因为今年晚宴主讲嘉宾、喜剧演员沃尔夫曾引发一连串争议,包括嘲讽当晚在场的白宫发言人。

  所以,2019年4月27日这场白宫晚宴将由史学家兼传记作家罗恩•切尔诺担任主讲嘉宾。他曾撰写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第18任总统格兰特以及美国首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等人的传记。

  “为了第一修正案,我很乐意为白宫通讯员协会效劳,”切尔诺在记者协会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新闻自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这似乎是回归基本原则的最佳时机。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们美国人会忘记自己是谁,历史学家应该代我们来保存这珍贵的记忆。”

  白宫记者协会主席诺克斯称,“非常高兴邀请切尔诺分享他对美国政治和历史的生动与深刻研究”。

  特朗普得知这一消息后,20日发推特称,“那位所谓的喜剧演员沃尔夫把去年的晚宴搞砸了,明年记者协会不再安排笑星,转由历史学家当嘉宾 ,他们在挽救这一垂死之夜上迈出了不错的第一步,我或许应该去?”

  自2017年1月就任总统以来,特朗普就一直缺席这场年度聚会,他并多次称媒体是“美国人民的公敌”。

资料图:费德勒在比赛中。 汤彦俊 摄资料图:费德勒在比赛中。 汤彦俊 摄

  北京11月16日电 在凌晨进行的2018年ATP伦敦年终总决赛上,休伊特组结束了最后一轮小组赛比拼,费德勒直落两盘赢下比赛,并以2胜1负的战绩涉险闯入4强。

  同组一场小组赛率先开打,由蒂姆迎战“日本一哥”锦织圭,前者最终以6:1/6:4横扫首战爆冷战胜“瑞士天王”的锦织圭。这样,两轮过后出线局势还处于被动的费德勒只需在末轮取得6局比赛的胜利,便可以保住小组出线机会。

  比赛中,费德勒与安德森展开了发球大战,双方一发质量在开局阶段居高不下,不过从第一盘中段开始,安德森状态出线起伏,被“瑞士天王”抓住机会取得突破。随后的比赛逐渐被费德勒掌控,最终,他以6:4/6:3击败对手。

  由于费德勒和安德森均为2胜1负,故两人携手出线,而费德勒凭借胜负关系获得小组第一。值得一提的是,战胜安德森之后,费德勒职业生涯第15次、连续第9次晋级年终总决赛四强。(完)

  汪洋在江苏调研时强调

  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

  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凝聚正能量

  新华社南京11月15日电(记者林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近日在江苏调研宗教工作。他强调,要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宗教工作的重要论述,全面准确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支持宗教界加强自身建设,巩固党同宗教界的爱国统一战线,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正能量。

  14日至15日,汪洋深入江苏省有关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和宗教活动场所,了解宗教事务管理、团体建设、人才培养等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宗教界人士的意见建议。汪洋对江苏贯彻党中央关于宗教工作决策部署取得的成绩给予了肯定。他指出,宗教工作关系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关系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国家安全。各级党委要深刻认识宗教工作无小事,切实加强党对宗教工作的领导,把宗教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健全宗教事务管理网络,落实宗教工作责任制,确保基层宗教工作有人抓、有人管、能管好。要坚决摒弃“宗教搭台、经济唱戏”的错误思想,严禁商业资本介入宗教,任何组织和个人不能投资和经营宗教活动场所,不得将宗教活动场所作为企业资产上市。各宗教要深入挖掘教规教义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形成更多宗教中国化新成果。要加强教风建设和内部管理,严守教规戒律,提升宗教修为,爱护社会声誉,共同维护宗教界良好形象。要办好宗教院校,培养一支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起作用的宗教教职人员队伍,促进宗教健康发展。

  15日,汪洋走访了省政协机关,并主持召开住苏全国政协委员座谈会,听取对全国政协工作的意见建议。他强调,要进一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牢牢把握新时代人民政协的新使命新任务,推动人民政协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在江苏期间,汪洋还考察了有关台资企业和台湾青年创业学院。

种植户贾富良家里剩下的假冒伪劣“硫酸钾化肥”。 本报记者 张 璁摄 种植户贾富良家里剩下的假冒伪劣“硫酸钾化肥”。 本报记者 张 璁摄

  “钾肥”无钾,两万亩土豆大幅减产(来信调查)

  日前,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农民来信反映,当地一些种植户在2016年、2017年购买使用了假冒伪劣的所谓进口“硫酸钾化肥”,导致马铃薯大量减产,损失惨重,至今没有拿到全部赔偿款。

  假化肥从何处购买?生产假化肥的源头在哪?又是如何流入四子王旗市场?农民损失究竟该谁承担?近日,记者赴四子王旗进行了采访调查。

  标注氧化钾≥52%的化肥经鉴定实际含钾量为零,专家组认为这是土豆大幅减产的主因

  “去年我种了2400亩土豆,2100亩地施用了不法商家的‘硫酸钾化肥’,其余300亩用的是另一品牌的钾肥。”11月8日,记者乘车来到四子王旗吉生太镇城卜子村,见到了种植户贾富良。他指着家门前的一大片农地说,施用了该“硫酸钾化肥”的地土豆产量只有2吨/亩,而施用另一品牌钾肥的地产量却有4.5吨/亩。

  2016年、2017年,贾富良以每吨2950元、3000元的价格分批购买了20吨、41吨所谓的“硫酸钾化肥”,花了18万多元。四子王旗马铃薯协会会长王冉旭也是损失较大的种植户。“2016年购买了160吨同一商家销售的这种“硫酸钾化肥”,每吨3000元,花了48万元。”王冉旭告诉记者,种植土豆的5000多亩地用了该化肥,每亩减产了50%左右。

  2017年,乔宝和购买化肥18吨,种植马铃薯2200亩;李成军购买化肥13吨,种植马铃薯1300亩;乔云购买化肥10吨,种植马铃薯500亩;樊存明种植马铃薯2400亩……

  四子王旗多位种植大户的2万余亩土地施用了同一渠道购买的“硫酸钾化肥”。

  “2016年就有不少种植户施用了该“硫酸钾化肥”,当时就出现了大量减产,但并未想到是化肥的原因。”贾富良说,直到2017年继续施肥之后,土豆长势仍然不如往年,这才怀疑化肥存在质量问题。

  2017年8月22日,四子王旗马铃薯协会委托内蒙古自治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综合检测中心对该批次“硫酸钾化肥”进行鉴定,显示氧化钾值为0%。王冉旭说,这个结果令人不敢相信。

  2017年9月,种植大户王冉旭、贾富良等人来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公安部门委托上海华碧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再次鉴定,鉴定意见书显示,送检的涉事“硫酸钾化肥”样品中,所含氧化钾质量分数<0.5%,不符合国家相关标准的要求。

  记者在贾富良家的院子里找到了几袋当时尚未用完的“硫酸钾化肥”,发现包装袋上标注的氧化钾(K2O)≥52%。据了解,钾肥是马铃薯生长必需的重要元素,生长期间缺钾会严重影响马铃薯块茎生长及产量形成。

  2017年10月14日,由四子王旗人民政府组织,内蒙古农业大学、内蒙古农业技术推广站、乌兰察布市农业技术推广站农业技术人员组成专家组,对该批次“硫酸钾化肥”对马铃薯造成的影响进行了评估。

  评估意见认为,涉事马铃薯种植地块田间管理各项措施均按计划目标产量实施,均追施了涉事的“硫酸钾化肥”。经检测,该“硫酸钾化肥”含钾量为零,造成了马铃薯生产实际中的钾素供应明显不足,会严重影响块茎的正常膨大生长及干物质积累。综合分析认为,“缺钾是造成此次被评估马铃薯田产量损失和商品薯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冒充进口的假化肥由河北无极厂家生产,销往北京公司,后流向四子王旗

  “这些化肥都是从四子王旗硕丰化肥经销部买的,经销部负责人叫邢某某。”贾富良告诉记者,邢某某在当地经营农资20多年了。

  邢某某说,2016年她在呼和浩特举办的一场农业博览会上结识了北京绿光硕丰科技公司业务员杨某某。当年以2850元/吨的价格从绿光硕丰公司(主要负责人张某某、法定代表人张某某)处进购了335吨所谓进口的“硫酸钾化肥”。2017年,她再次从绿光硕丰公司、北京博大绿丰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魏某某、股东杨某某)处分批购进“硫酸钾化肥”。

  据统计,2016年至2017年期间,邢某某累计将数百吨假冒伪劣“硫酸钾化肥”销售给四子王旗50户种植户。为何一个长期经营农资产品的人却会购进如此数量巨大的假化肥?邢某某解释称,她从北京这两家公司进货时,对方出具了相关“合法”手续,但她无法辨别真伪以至于轻信。

  四子王旗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北京两家公司提供的所谓“合法手续”,其实是其在网上下载相关样式、模板后伪造的。

  通过追查发现,这两家北京公司只是假化肥代理商,最终的生产源头在河北省无极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说,涉案假化肥一方面由河北省无极县亮永肥料厂(负责人刘某某)在每吨500元至700元购进的硫酸铵化肥中添加烯基酸钠冒充进口的“硫酸钾化肥”,再以每吨1200元至1300元的价格销售给绿光硕丰公司;另一方面,则是由河北无极县李某某以每吨1000元的价格出售给博大绿丰公司。

  截至目前,部分涉案人员已被抓捕归案,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工商部门根据“双随机”机制,2017年未抽检到涉嫌销售假化肥的硕丰化肥经销部

  四子王旗种植农作物主要有马铃薯、葵花、玉米等,其中马铃薯占了半壁江山。化肥作为施用于主要农作物的重要农资,两年间大量假化肥流入当地,为何没有及时引起相关部门的警觉?

  记者调查发现,2017年7月6日,四子王旗农牧业局农牧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曾到邢某某的硕丰化肥经销部进行检查,但没有对假化肥抽样化验。四子王旗农牧业局执法大队负责人解释,农牧局只能依据农业法第二十五条和农业部《肥料登记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对农业部登记的复混肥、液体肥销售市场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因此,农业主管部门只对登记的肥料进行监管,而硫酸钾属于单一免登记化肥,允许直接进入流通环节,农业主管部门没有权力对这类产品进行监管。

  另一个涉及化肥等农资监管的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四子王旗工商质监局近年来根据自治区的要求开展“红盾护农”行动,但同样也没有发现假化肥流入的问题。

  对此,工商质监局负责人告诉记者,从2017年7月起,自治区工商部门下文推行“双随机联查”机制(随机抽取被联查企业名单和执法检查人员名单),要求除处理投诉举报、大数据监测、转办交办外,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对企业的所有监管监察均应采取“双随机、一公开”方式进行,防止检查过多和执法扰民。在2016年春天的检查中,这批假化肥尚未进入当地,所以没抽检到;2017年,因为文件要求上一年存在检查不合格的企业为抽检重点,因此没有将硕丰化肥经销部列入抽检名单。

  经销商暂付赔偿款77万元,但大部分赔偿仍未到位

  “我们损失赔偿究竟何时到位?”受损严重的种植户最为关心的还是赔偿。

  因为使用假化肥,土豆大量减产,加上土豆个头比正常要小,卖不上好价钱,损失不小。贾富良告诉记者,家里还有500多万元银行贷款,购买第二年的农耕生产资料都成问题。

  四子王旗政府负责人表示,化肥结论明确之后,旗委、政府也在全力维护种植户利益,尽量帮助挽回种植户损失。2018年春节前,受假化肥导致土豆减产和赔偿未果等因素影响,贾富良、樊存明等9户种植大户没有按时支付雇用的农民工工资。通过政府协调,经销商邢某某暂付赔偿款77万元,旗政府则从农民工基金中筹集50万元,解了农民工工资的燃眉之急。

  2018年1月,在政府相关部门的主持调解下,王冉旭、贾富良等种植大户代表与邢某某再次协商赔偿事宜。按1吨化肥大概施33亩地,1亩地平均产出2000斤土豆,当年平均市场价0.6元/公斤计算,最终以每施用1吨化肥赔偿2万元的标准进行赔偿。贾富良说:“这笔钱至今尚未赔偿到位。”

  四子王旗法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案件仍在办理中,因此赔偿还未到位。目前,该案已由四子王旗检察院起诉至旗法院。10月16日,四子王旗法院在审理时,因另一起并案处理的察右中旗韩某某案件没有鉴定结论,也没有种植户损失鉴定结论,因此退回检察院。

  种植户的损失何时赔偿到位?农资生产、流通、销售环节如何更好监管?我们将继续保持关注。

  编后

  切断制售假冒伪劣农资的链条

  “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季。”化肥、农药、种子等农资,堪称农业的生命线。假农资一旦进入田间地头,不仅会造成当季收成减产,更会带来连锁反应,影响农民的正常生产。

  此次假化肥坑农事件,暴露了生产、流通、销售环节均不同程度出现了监管漏洞,值得认真反思。因此,打击假农资,就需要从生产、流通、销售等各个环节加大监管力度,切断制售假农资链条。比如,加强源头监管,完善准入机制,严格农资生产经营许可和产品登记审批,解决农资经营主体多、门槛低的问题;加强市场巡查,重点查处无证照生产经营,以次充好等坑农害农违法行为,尤其突出对种子、化肥、农药等农资商品的管理;一旦发现假农资坑农行为,应高度重视,依法严厉打击,对制售假冒伪劣农资形成震慑。与此同时,建立更为紧密的农资打假协作机制,各地要形成共识,破除地方保护主义,共同促进农资市场健康运行。

  愿各地各级监管部门以更积极负责的态度,更有效的行动,切实维护农民利益,让广大农民安心发展农业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