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菲2 发布的文章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24日电(张哲) 尽管保住了全球第一智能机制造商的地位,但是三星的日子并不好过。

  数据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近日公布了全球第三季度(7月-9月)市场数据,三星仍以19%的市场份额占据全球榜首。但相较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下降了3个百分点。三星手机全球出货量也从去年同期的8330万台降为今年的7230万台。

  除了销量走低,三星第三季度的盈利情况也不乐观,其移动业务营业利润为2.2万亿韩元(19.5亿美元),较上一季度下降逾30%。此外,中国市场份额的大幅缩水,也令投资者担忧其在国际市场增长的可持续性。

  登顶以后如何避免走下坡路,这是眼下三星亟待解决的难题。

  三星自曝面临危机

  据韩媒The Korea Herald,三星电子CEO高东进在一封企业内部信中表示,如今三星智能手机业务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并希望三星即将推出的Galaxy S10和折叠手机Galaxy F能够帮助公司度过此次危机。

  ▲三星电子CEO高东进 截图来源:The Korea Herald

  据悉,三星集团副董事长李在勇曾要求三星电子相关部门改善三星手机的智能摄像技术,并因三星手机竞争力削弱一事指责高东进。对此,三星电子内部人士称,“自上而下且僵化的决策系统是三星手机部门最严重的问题,它阻碍了公司找到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创意和解决方案。”

  中新经纬注意到,在三星市场份额不断走低的同时,其竞争对手的市场占有率却在稳步提升。

  ▲截图来源:IDC

  全球知名调研机构IDC数据显示,华为Q3的市场占有率为14%,较去年同期增长4个百分点;苹果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则占到了12%。此外,新列入全球前五名的两个中国品牌小米和OPPO,分别占全球市场份额的9%。

  TMT行业分析师付亮告诉中新经纬,虽然榜单内其他手机企业在短期内超越三星的全球销量居首的地位有一定难度,但销量不断下滑对三星企业自身业绩产生的压力并不小。

  三星手机的业务危机也影响到了其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据金融信息企业Fnguide,截至今年11月14日,三星集团旗下16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418.33万亿韩元(约合3695亿美元),较上年年底的475.12万亿韩元下降11.95%。而作为三星集团旗下市值最高的公司,三星电子市值今年已下降13.94%,为283.92万亿韩元,其主要原因或为投资者担心三星电子半导体销量将下滑。

  在华市场份额缩水

  三星的国际市场还能支撑多久?

  中国市场被众多国外品牌视作星辰大海,而如今,“爆炸门”后的三星在这里逐渐星“沉”大海。

  2016年8月19日,Note7手机在全球开始销售,却在短期内被诸多用户投诉新手机充电发热、起火甚至爆炸等问题。2016年9月2日,三星宣布在全球召回该款手机,却独独将中国排除在外。这一举措深深伤害了中国消费者,也导致了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滑铁卢”。

  作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中国市场正日趋饱和。2018年上半年整体市场容量持续缩减之下,三星在华市场份额增长愈加乏力。

  ▲2018上半年智能手机整体市场销售量 截图来源:赛诺

  根据赛诺数据,2018年1-6月份,OPPO(3813万台)、vivo(3551万台)、苹果(3211万台)、华为(3057万台)、荣耀(2839万台)、小米(2670万台)六大品牌组成了第一集团,位居第七的魅族上半年销量则不到700万台,三星更是被远远甩开。多家机构数据显示,三星目前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可能不足1%。

  通信行业观察家项立刚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如今的三星手机业务可谓“内外交困”。

  “首先,三星手机的定价较高,但产品本身的创新性不足,性价比较低,这就很难吸引消费者;其次,中国是全球智能手机的最大市场,但三星在中国的销量排名却逐年下降,市场份额不断缩水。”项立刚说,“如今中国手机企业的发展非常迅猛,华为、OPPO、小米等手机品牌的产品线都十分丰富,覆盖了低、中、高端手机用户。三星无法像中国对手那样积极深入低端和新兴市场,难以发展新的业务领域,这严重阻碍了其在中国市场的发展。”

  项立刚还提到,面对在华市场份额不断缩水的现状,三星手机销量居全球首位的好成绩主要得益于国际市场。但随着中国手机企业在国际市场的不断发力,三星的国际市场地位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中新经纬注意到,在三星主导的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智能手机市场,小米、OPPO和vivo等中国手机商的快速发展正在改变这些国家的市场格局。据Counterpoint,小米在第三季度在印度的市场份额为27%,其次是三星,占23%。此外,传音手机在非洲、华为手机在欧洲及中东也都占据了稳定的市场。

  毫不夸张的说,三星手机正在全球范围内遭遇着中国手机的“立体围剿”。靠国际市场支撑全球销量龙头宝座的三星,未来的路恐怕很难走。

  高东进的“救命稻草”能奏效吗?

  ▲三星在印度市场推出多款智能手机 截图来源:The Korea Herald

  面对中国手机在全球范围内的“立体围剿”和三星手机的发展危机,三星分别采取了应对策略。

  据The Korea Herald,三星电子公司业内消息人士22日表示,为超越其中国竞争对手小米,其计划下周在印度市场推出Galaxy A9智能手机。

  三星方面表示,Galaxy A9将是其首款配置四个摄像头的终端智能手机。该设备将于下周三在印度发布,而其在韩国的发布时间还未确定。

  据悉,为加码印度市场,三星电子2018年已在印度发布了多款智能手机,包括Galaxy J系列、旗舰产品Galaxy S9和Galaxy Note 9。今年8月,三星发布了首款Android Go设备Galaxy J2 Core。硬件厂商可以通过Android Go对低端机型进行配置,让硬件厂商在降低硬件成本的情况下还能保证系统的运行顺畅。

  此外,高东进还在企业内部信中提到,将于2019年二月份推出Galaxy S10和折叠屏式智能手机Galaxy F来度过企业危机。

  The Korea Herald提到,Galaxy S10将是世界上首款显示指纹屏幕的手机;Galaxy F则将采用折叠技术,实现屏幕折叠90度的弯曲角度,屏幕尺寸也将达到7.3英寸,使视野更加开阔。

  然而,高东进口中的“救命稻草”能奏效吗?

  项立刚认为,三星的折叠屏创新力度仍不足。“其他手机企业像华为、中兴等也在研究折叠手机。虽然该技术备受业界关注,但并不意味这其具有改变手机市场格局的影响力,更难保障其能改变三星手机销量持续下跌的困境。”

  “此外,价格定位也是个问题。由于三星手机在性价比方面一直不受好评,之前NOTE系列手机‘爆炸门’问题频出也严重影响了三星的品牌形象。若新机型因为特有功能定价过高,则很难保障销量。”项立刚补充道。(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为骗孤儿生活费谎称侄女父母双亡

  湖北枣阳一村党支部书记被查处

  本报讯(通讯员 涂新玉 周伟)得知省里要求对已纳入社会救助的孤儿重新审核认定的消息后,为了让侄女得到孤儿基本生活费,便跟邻居们打招呼,让他们对前来审核的民警说谎,称侄女父母均已过世……

  前不久,在湖北省枣阳市纪委监委的一次谈话中,有着33年党龄、担任13年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的李永祥面红耳赤。

  今年5月,枣阳市纪委监委接到群众举报,称新市镇邓棚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李永祥套取国家孤儿基本生活费。市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组织人员对这一线索进行调查核实。

  经初步核查,1994年,枣阳市新市镇邓棚村村民李某(李永祥的弟弟)与闫某华结婚,1995年生育一女,取名李某晨。1995年3月,李某因病去世,不久后闫某华外出务工,其女李某晨交由李永祥抚养。1997年3月,闫某华再婚,婚后夫妻二人长年在外务工,但其一直与女儿李某晨保持联系,并提供经济支持。

  2007年,已任邓棚村党支部书记的李永祥在得知国家对孤儿给予生活补助后,心存侥幸地以本村村委会的名义出具了李某晨是孤儿的证明,向该市民政局申报孤儿基本生活费。2007年7月至2010年12月,共计领取孤儿基本生活费4800元。

  2011年1月,湖北省民政厅出台文件,对已纳入社会救助的孤儿重新审核认定,明确“孤儿”是指失去父母、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然而李永祥为了继续领取李某晨孤儿基本生活费,竟利用村党支部书记职务上的便利,出具了李某晨父母双亡的证明,并加盖了邓棚村委会公章。

  “当时我担心开虚假证明的事情被发现,就有意把弟妹的‘闫’姓写成‘严’,以为这样查不到就没事了。”

  但李永祥没想到,公安机关发现在户籍网上查找不到“严某华”个人信息,就安排民警入户调查。这下李永祥着急了,担心事情败露的他找到周围的村民,让村民在民警调查时谎称李某晨父母双亡。

  就这样,李某晨的“孤儿”身份重新得到认定。经查,自2011年1月到2017年7月,李永祥共领取孤儿基本生活费5.646万元。

  鉴于李永祥认错态度较好,且的确存在抚养李某晨(现已上大学)的事实,枣阳市监委未对其采取留置措施,2018年10月,给予李永祥开除党籍处分后,将其涉嫌犯罪的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中新社广州11月24日电 (蔡敏婕)“湾区经济”已被视为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24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财政司前司长梁锦松、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斯坦福大学国际发展中心主任尼古拉斯·霍普等来自世界各地的政商界、学界人士在广州举办的国际金融论坛(IFF)第15届全球年会上,均表达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乐观态度。

  梁锦松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在人口和土地面积方面与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相比占优势。但是,人才是发展现代经济最重要的资源。

  梁锦松称,粤港澳大湾区应该在吸引全球人才方面上作出贡献,“很多人才习惯国际化和多元化的环境,他们对法律制度非常关注,香港在这方面可以发挥优势”。

  在发展科技方面,梁锦松建议在深港边境的河套地区设立生命科技科研合作特区,为内地和香港的科学家、病人、动物、数据等设置便利通道。

  广州市委常委、南沙区委书记蔡朝林也赞成重点发展人才、金融和科技。他认为,与其他三个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的市场容量最大,产业体系也最为完善,“相比其他湾区,粤港澳大湾区在科技创新落地转化方面比较强”。

  尼古拉斯·霍普称,有一项研究通过比较硅谷、波士顿、海德拉巴等地区后发现,这些地区能发展蓬勃的原因在于其人才队伍的建设,其次是资金流通。

  邢自强表示,粤港澳大湾区有高端制造业领先的广州、东莞等,有IT创新能力强的深圳,也有金融业发展比较好的香港,产业链协调性强。

  与会人士认为,在具体的发展路径上,粤港澳大湾区要破除阻碍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等要素流动的壁垒,可以重点发展人才、金融和科技,尤其要多吸收国际人才。(完)

  11月24日电 23日晚,勇斗歹徒的重庆市南川监狱人民警察刘彦经抢救无效牺牲。最高人民法院派员专程看望慰问了见义勇为的监狱民警刘彦同志家属,并代表全国法院干警表达对刘彦同志的崇高敬意和深切哀思。

  11月22日12时20分,重庆市南川区人民法院刑庭审判员、四级高级法官田晓,在重庆市南川区西城街道文体路附近,被蹲守的刑满释放人员曾川持刀刺伤。重庆市南川监狱民警刘彦路过,见状奋力追击。歹徒持刀将刘彦腹部、胸部刺伤后逃离现场。

  11月23日,刘彦同志因抢救无效牺牲,年仅30岁。

  最高人民法院表示,面对持刀歹徒,刘彦同志将个人安全置之度外,用生命践行入警誓言,保护身处险境的法官和其他群众,以实际行动展示社会正能量,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政法战线的骄傲和楷模。

  全国法院干警深深为刘彦同志的英雄事迹所感染,纷纷表示要以刘彦同志见义勇为、敢于担当精神为榜样,在深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进程中,牢记职责使命,公正司法,司法为民,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无畏艰难险阻,切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努力实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前不久,一条新闻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

  各家媒体聚焦常州市儿童医院白衣天使,30名医护人员、5个小时、3万次心脏按压,一秒不停地为挣扎在生死边缘的8岁男孩赢得生的希望。

  

  常州市儿童医院30名医护人员轮流5小时不间断为患儿进行胸外心脏按压。医院供图

  “

  那个让全国人民提着心的小雨,那个心脏被按压5小时30000次的小雨——经过近30天的抢救和治疗,终于撤掉了生命支持设备,心脏恢复了有力跳动,他的“暴发性心肌炎”已完全治愈,重新站回到了生命的起跑线上。(新民晚报 记者 施捷 通讯员 罗燕倩)

  ”

  关于心肺复苏,大家在体会到医务人员为了挽救生命的奋斗和决心的同时,也自然有一些疑问:

  心肺复苏有没有什么替代的办法呢?

  普通人可以采取心肺复苏为他人急救吗?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小新采访了友谊医院急诊科主诊医师刘昶医生。

  小新

  有条新闻提到:30个医务人员为救人,进行了连续3万次的胸外按压,请问刘医生,有什么样的操作可以代替这种心肺复苏吗?

  刘大夫

  很遗憾,到目前为止心肺复苏不管是在院内还是院外在拯救呼吸心跳停止的患者时仍然是唯一的急救手段,当然,随着医疗科技的进步,一些医疗设备正在逐渐的推向临床,替代人力心肺复苏的操作,以达到减低胸外按压继发损伤的目的。但是心肺复苏这种操作形式依然无法替代。

  小新

  如果看到一个人倒在地上,第一件事是否就是立刻开始心肺复苏呢?

  刘大夫

  这个问题非常好,任何时候发现一个人倒地,先要判断周围现场是否安全,例如倒地的人如果是触电倒地的时候,你如果简单的接近或者触碰了患者你很有可能也会触电,成为第二个患者。所以碰到一个人倒地时现场安全是第一位的。

  小新

  判断完现场安全就该进行心肺复苏了吧?

  刘大夫

  不是这样的,判断完现场是否安全后下一件事是要判断病人是否需要心肺复苏,如果这个人只是醉倒在路边了,那么虽然他需要帮助,但是很明显是不需要心肺复苏的。所以当我们判断现场安全后,需要来到病人身边,用双手拍他的双肩,双侧耳边大声呼唤他,如果他没有反应,或者反应很差,我们都需要立刻拨打急救电话120求助。

  小新

  我听您讲了几点,是不是还需要进一步的判断来决定是否病人需要心肺复苏呢?

  刘大夫

  你说对了,判断一个病人是否需要做心肺复苏对于一般人来说,需要判断这个意识丧失的患者没有呼吸,或者仅有下颌式呼吸就可以认为患者需要心肺复苏了。而对于专业医务人员还需要同时判断患者没有颈动脉搏动才能开始心肺复苏。这个判断的过程需要花费六到十秒的时间,当判断患者需要心肺复苏时需要立刻开始胸外按压。

  小新

  作为一个普通人,心肺复苏做到什么时候就能停止了?

  刘大夫

  因为死亡是一件非常严肃也是非常严重的事件,所以作为一个普通人是没有权利和能力判断一个人是否死亡的,那么心肺复苏一旦开始,此时终止心肺复苏的指征就只剩下:

  1、患者恢复明显的呼吸心跳,最好四肢可以出现活动甚至意识有所恢复;

  2、急救车到达现场,急救人员接手抢救,作为普通人可以进行一些辅助,但是不再需要自己去主导了;

  3、如果前两条没有出现,那么作为现场的急救人员,停止心肺复苏的标准就是救援人员精疲力竭无法继续。

  我们看到,在八岁的小雨的抢救中需要30名医务人员轮流按压就是怕有人精疲力竭无法继续进行心肺复苏。